番外:爱是人生的主题

   “不可能的!她太天真了,以为老爷子是什么人?轻易被她唬过去?”李曦不断的安慰儿子,同时,也在安慰自己,

  “她是做了点事情,不过想想她给李家名声的伤害!老爷子怎么可能选她?更别提,她只是私生!私生!老爷子门第观念最强,我估计,她就是一个凑数的,老爷子心里想都没想过她当国公!”

  李震的心却沉入谷底,满嘴苦涩,“凑数……?竞选不是儿戏,现在不是我就是她!即便是凑数,只要赢了我,她就是未来的国公了!”

  “赢?她凭什么赢?就凭天马行空的乱想?还是狗屎运?没可能的,你这几年兢兢业业,没有犯过错!她凭什么赢你!”

  沉默了一会儿,李震好像醍醐灌顶一般的醒悟了,“没有错,不代表对。祖父给了这么长的竞选时间,我以为,只是让我们表现自己的才能优点,但也许……祖父只是想观察我们的缺陷呢?人无完人!”

  他太小心翼翼了,行动都要三思后行。这也许没有错,可也要想想,李氏近期都处在平静平稳期,没有什么需要大费周折的事,一旦遇到大事,决策者的偏好就至关重要。

  在这一点上,他谨小慎微,几乎没有表现。相反,四妹妹李容特别出色!在面对王菁华的陷害绑架案上,坦诚磊落,展现了一个领导者的心胸素质;和江世伦的恋情牵动万千国人的心,不惧人言,坚定执着;太空计划更不需要提。勇敢强大,不知道赚取了多少人的眼泪和震撼!

  她的缺陷。明明白白摆在面前;她的长处,也真真实实。让国人公民都注意得到!老爷子,真的只是当她是凑数的吗?

  李震恨自己,醒悟的太晚了!

  季度例会结束之后,老爷子看完监控录像,召子孙在书房见面。史悦而不在,她在例会上一展口才,就回房间陪江世伦去了,笑呵呵告诉他,“后患解除!”只要李氏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。她这个国公位置,就稳稳的!

  如果比喻,李震是那种“守江山”的人,没有创造本领。而她呢,虽然平素不大靠谱,不过她能带给李氏长久的发展!太空计划一旦成功,晋国公府就是贵族第一人,三五代之内,其他家族只有眼巴巴望着的份!

  人怎么能没有危机意识、忧患意识呢?史悦而相信自己的说法。一定能戳中老爷子的内心!

  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。

  其实,她也是走一步算一步,自己也没想到“随意购”和“太空计划”能完美的衔接到一起。一个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,一个为李氏未来的强大提供保障……嘿嘿!

  ……

  书房内。老爷子坐在宽大的沙发椅上,闭目养神。气氛安静极了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让资格最浅薄的李容上位?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。李曦一脸不甘。李昐的神情,则是写满了“宿命轮回”——兜兜转转。他这个主动放弃的,加上四弟积极争取的。不如三弟淡定如常的!等李谙知道,最后国公之位成了他女儿的囊中之物,他是什么想法?

  “祖父,公平来说,我认为让李容继承未来的国公之位,弊大于利!”李睿平心静气的说。

  李成也道,“继承了国公爵位,也是李氏一族的族长,我真不敢想象,李容继承之后,会怎么做?恐怕……都乱了套吧!毕竟她自己……都是一团糟!”

  作为领导者,不能以身作则,怎么行呢?李成看了一眼兄长,最后尽一次力。

  老爷子微微睁开眼眸,“震儿,你怎么说?”

  李震大彻大悟,“祖父,震儿才明白您的苦心。我……的确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我没有李容开启创新的魄力,也没有她限于绝境还能力挽狂澜的坚强。她想到了李氏未来两百年,我却局限于现在。眼界、心胸,我,不如她!”

  “哥!”

  李成不可思议的看着兄长。

  李睿也刮目相看。她不赞同李容当国公,不代表她就认同李震了。事实上,她觉得两人各有不足。

  李睿能看得出来,老爷子怎么能忽视?

  “震儿啊,让你做李氏的族长,你觉得自己能胜任吗?”

  李震一抬头,抿着唇,背脊弓着,半响后松懈来,“能的,爷爷我能!”

  尘埃落定。

  耗时多年的晋国公爵位最后的结果,李震是未来的李氏族长,李容继承国公爵位。平素的日常小事,族权胜过王权,毕竟处理家务事,谁还端着“我是国公,你必须听我的”这种态度?李震担任“随意购”总裁多年,在李氏一族内的声誉一点一滴建立起来,毕竟,给李家带来不少金钱收益。

  而李容,她所展现的特殊才能,是这一辈李氏子孙中所没有的,一旦当真发生什么重大事情,她次次化险为夷、转危为安,甚至扭转乾坤,将不利变成有利的前例,相信也能带领李氏走出困境。

  李睿、李震、李成,对这个结果都表示赞同。

  现在,只等新年,昭告了列祖列宗,李容就是板上钉钉的未来国公了!

  史悦而猜测到了这个结局,洋洋得意的等待跨年了。

  要说她现在,还真是爱情得意、事业丰收。等当上了帝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国公,她妥妥的就是人生赢家,未来无数人的偶像。百年之后,都有人念叨属于她的传奇。

  只是……

  有这么顺利吗?

  奕侯江世纬的爵位一事,第n次在贵族理事会召开研讨。这一次,是对大众公开的,而不是之前那么私密。将与会人员的面貌、发言藏得严严实实。

  似乎,这是贵族理事会向大众传达信号——贵族的爵位。不是儿戏,是按照祖宗宗法、现行法律来的。所有参与决策的人员,没有暗箱操作,全部公开。

  涉及到贵族传承的根本,也没人弄小动作。

  史悦而是在史家,跟史鉴之,以及史家的表兄弟姐妹中发现异样的。

  “看,那个宪侯!上次皇子纯不是爆料,说江世伦的生父是上任宪侯,他继承了宪侯爵位?怎么七公八候里。没出现江世伦的名字?”

  “姐,是好奇怪诶!我姐夫没跟你说过他爵位的事情?”

  史悦而脸色青白。

  电视机里,镜头闪过,那坐在宪侯名牌后的,不是皇子纯,又是何人?他有什么毛病,不好端端在皇宫内城里带着,竟然冒充江世伦?

  等与会人员开始介绍的时候,她再也坐不住了。因为负责主持的闻若卿直接道。这是皇子纯,宪侯爵位一向是由皇族成员担当,江世伦因为被明德皇帝制定为任皇帝,因此皇子纯继任为现任宪侯……

  江世伦?当皇帝?

  史悦而胸口喷涌着愤怒的火焰。偏偏弟弟史小贱压根不懂得。满脸惊喜的说,“姐,你要当皇后了吗?哈哈。太好了,我姐姐要成皇后了!”

  史家人也都陷入了狂喜状态。

  直到看见史悦而脸色越来越黑、越来越难看。

  史悦而都快气炸了啊!她一点也不想嫁到皇族中去。别的不说,只说一点。皇族是唯一接纳“一夫多妻”制度存在的家族了。别的贵族,小妾小三的,还用“生活秘书”遮掩一,表示是打理事务的需要。而皇族……在皇宫内城里,城门一锁,皇帝还不是想睡谁就睡谁?现行的法律制度都管不到啊!

  甚至于,贵族还会挑选出色的女子送到皇宫里去。明德皇帝八个儿子,十多个女儿,难道都是皇后一个人生的?

  史悦而一想到江世伦会成为未来的皇帝陛,脑海里满满的都是——他敢!

  直接开机回去。

  气势汹汹回到帝都,直接冲进内城。和江世伦见面,相对无言。

  “为什么要当皇帝?”

  “这是我父辈的期望!”

  江世伦很痛苦,如果可能,他也不想做这种选择——体会了自由的味道,再自缚双手,将自己的一生困在一座城市里,感觉跟坐牢一样。可是,他没有其他的路,他的父亲,他的祖父,都是因为皇位而抑郁半生。如果他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,谁还记得?谁还知道,他这一支皇室曾经为整个帝国做出重大贡献?

  历史都遗忘了!

  史悦而掉头就走。

  此时,贵族理事会还在就奕侯江世纬的事情展开讨论。史悦而进了会场,见到正在发言的皇子纯。

  就是这个家伙。好好的皇子不乐意做,想要做宪侯,不然,她这会儿就该憧憬婚礼,计划蜜月了!都是他!

  史悦而暴怒,冲上前暴打皇子纯。

  她的速度太快,其他人没反应过来。等意识到,史悦而已经掀翻皇子纯,座位上的水瓶砸到皇子纯的脑袋上,鼓了个大包。

  “李容,你疯了吗?现在是全国直播?你想让全帝国的人都知道你是个疯妇?”

  “我要让全天的人知道,他是个混蛋!你说,你为什么不做皇子,为什么?世伦被你们害得不够惨?他的亲妈被你们算计,改嫁了,他不到十岁就改了名字,连皇族身份都不能抱住。现在,你一句不想当皇帝,就逼着他来当?你是不是男人?你不知道你肩膀上的责任?当皇帝是你躲不掉的命运,你推卸给别人算什么?”

  皇子纯嘴巴都被打出血了,凄惨但是开心的笑,“为什么……因为你啊?”

  史悦而立即挥拳,打得皇子纯半只熊猫眼。

  “我是说真的。我一直关注你,你那么活力充沛,从来不被规矩教条拘束。知不知道,我听说你开机满世界行,多羡慕你?你想天,说那是你的梦想,结果呢。你真的上去了。当初那些嘲笑你、鄙薄你的人,现在哪里?”

  “可是我。我从小生活在内城里。内城跟外面,根本是两个世界!以前我逼迫自己。说那是我的责任。可看到你,活的那么精彩,那么恣意盎然,我羡慕啊?所以我觉得,为什么我不能想你一样活着呢?我是皇子麽!你能做,没道理我不能啊!”

  皇子纯呵呵一笑,露出的一口白牙,史悦而气得冒烟,“你还有七个弟弟!”

  “呵呵。他们不行。皇室的继承跟贵族不同,你男人的顺位继承权,其实在我之前。不想他当皇帝,我还得想办法了。现在我不当,只能他当了!”

  皇子纯一边笑,一边拍拍史悦而的肩膀,看着很是和睦。然而他一转头,冲主持会议的其余公侯道,“李容袭击我。是什么罪?”

  “呃,抱歉!李容现在是晋国公爵位的竞选人之一,《贵族法》中规定,处在竞选草案中的贵族子弟。只有其本家能处置,不受其他贵族法律的限制。”

  “还有这种规矩?”皇子纯也是浸淫贵族法律多年的人,略微一想。就知道,这是贵族怕其他家族干扰自身继承。才立了。

  这么看来,他受的罪。还只能从李氏讨回来。

  可史悦而看着他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,讥讽道,“打了你有怎地!告诉你,姑奶奶马上就是未来的国公!你是侯爵,我是公爵,我就是高你一阶!”

  “什么,你当国公?李氏的人脑子进水了?”

  不仅是皇子纯,其他人也这么想。

  史悦而狂妄的冲进贵族理事会,众目睽睽之打了皇子纯,宣称自己就是任晋国公,然后扬长而去——镜头如实记录了。

  公众的反应,超出皇室以及贵族的预料,竟然没多大声讨,顶多说了几句“激动”。大概是史悦而给人的冲击太大、太多了。等闲的新闻已经吸引不了眼球了。

  皇子纯是个小心眼,能白挨打吗?他回到皇城一番运作,竟然让明德皇帝同意,否决史悦而当皇后。原因也明摆着,就史悦而这种性格,当了皇后,等于帝国之耻!

  史悦而也不是软柿子,她后面的团队向贵族理事会提交了一份抗议,理事会驳回,她继续。只不过,这次改向内阁提交——弹劾!

  弹劾明德皇帝公器私用,古往今来,从来没听说为了限制某一人当皇后而立法规的,这种故意偏颇的态度,有违皇帝的仁恕之道。

  消息一传出来,这回可算掀起轩然大波。

  弹劾皇帝!

  也只有史悦而做得出来。

  当然,这件事之后再也没有人怀疑她即将成为帝国第一位女国公了。

  李氏瞬间卷入风浪里,想独善其身?没门!

  李曦气得团团转,“疯了!疯了!老爷子这回还不改口?还让李容那个坏事的败坏李氏一门的声誉吗?她连皇帝陛都敢弹劾,还有什么不敢做的?”

  李震倒是平静,“父亲,别着急。其实往长远来看,世伦当了皇帝之后,对我们李氏反而有利。因此,现在也就舆论闹腾罢了,不会对我们有什么伤害?”

  “等真的有,就晚了!你跟我来,去跟老爷子把话说明白。这是你最后的机会!”

  李曦领着儿子到了老爷子的书房,来意说明。老爷子问李震怎么看。

  李震淡淡道,“我期待看四妹妹怎么力挽狂澜。”

  “这是不同从前!”李曦紧张的盯着长子。

  可惜李震不为所动,“我相信四妹妹。”

  “哦?”

  老爷子抬了抬眼皮,“万一李容不行呢?”

  李震笑了两声,“还有世伦呢?除了四妹妹,还有人能让他心甘情愿做事么?他不会成为皇帝陛和皇子纯的棋子。现在是四妹妹发飙。等过几天,世伦也发飙,呵呵,我不敢想象了。所以,一动不如一静,我们李氏,能做的只有支持四妹妹了。”

  老爷子点点头,“我可以放心把李氏一族交给你了。”

  李震行了礼,恭恭敬敬的退出。

  他渐渐了解了老爷子的想法——世上的事,就两种,大事。小事。伤筋动骨,能危害李氏根基的。就是大事。李容有能力加固李氏的根基,带领李氏走向辉煌。所以,她就是未来国公。

  她犯了再多的错,只要能力在,李氏就不会放弃她,支持她、维护她。

  以李氏现在的地位,皇室的反弹,需要在乎吗?

  而自己,没有那么大的能量、智慧、眼界,所以。就负责处理家族的小事。可这些小事,才是组成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啊?换句话说,才是李氏权利的集中体现,也是他能发挥长处的地方。

  李震看清自己,所以在族长的职位上越走越远,越来越成功,不到十年就跻身贵族理事会的荣誉会长。当然,那是因为史悦而的“太空计划”完美实现,李氏的实力举世瞩目!有了史悦而的强烈支持。他当然上位了。

  他打理族务,史悦而把持大方向,还有李睿担任晋安侯从旁扶助,三人组成了铁三角。完美的让李氏成为帝国的第一贵族。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
  现在的史悦而,还在为自己的爱情而奋斗。

  江世伦一门心思当皇帝。他有没有想过,两人分手。她就会改嫁他人?写了一封绝交信,江世伦痛不欲生。还是没有从皇城里出来。

  气得史悦而大骂,愤怒之后,以晋国公的名义令,将皇城周边的供电线路,掐断!

  这这……

  民意显示,史悦而歇斯底里了。没人愿意跟疯狂的女人打交道,哪怕她是出名的徐大师也不行。供电抢修的人发现是史悦而故意为之,没敢接上电路。于是,整个皇城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  贵族理事会举行投票,为了遏制新任晋国公任性妄为,必须做出制裁!比如说,如果再不停止幼稚的报复行为,将取消新任晋国公参加贵族理事会常任理事会的权利。

  史悦而将这事交给自己的助理团,助理团跟理事会打起了口水官司,一来一往,来来往往,皇城停了两个月的电。

  帝都的夜晚本来灯火辉煌,这会儿,有一大片乌压压的,偶尔亮光,都是原始的蜡烛。此外,皇城里的现代化设备不少,如今,手机、电视,络等,全部断了!住在里面的人,跟生活封建社会没什么区别。

  “没用的,逼了这么久,江世伦还没有出现,他不会出来了!”

  恶劣小人皇子纯拿着一份报告,“我在络上发起了一份投票,关于你能不能成为未来的皇后——很抱歉啊,哪怕你是徐如寄、龙晓莲、李容、史悦而的强大存在,还是有百分之七十五的人,表示不能接受你做皇后。”

  “所以,死心吧,放弃吧。”

  皇子纯不停的叹着气,眨着眼,充满怜悯的看着史悦而。

  史悦而冷哼一声,“不到最后,我不会放弃!”

  “哎,你这个人……你真想众叛亲离吗?江世伦不愿意走出皇宫,帝国百姓不能接受你当皇后,你还能怎样?认清现实吧,你那么聪明,知道什么对自己最有益。”

  ……

  对啊,有益。没有益处的事情,谁肯做呢?

  史悦而想起她跟江世伦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,有过痛恨愤慨,也有过甜蜜温存。难道,就为了短短墙内墙外的距离,从此分手?

  她知道,江世伦在皇城里,肯定也在思念着自己。

  他太傻了,太笨了!

  一辈子的梦想就是不被皇室摆布,最后还是陷进去了。

  史悦而现在想,就算没有遇到自己,江世伦他当初从政了,估计也没办法摆脱皇子纯为代表的皇室能量,说不定某个意外,就会主动退出政坛。归根究底,他与生俱来的骄傲,和对父辈的认同,一直跟随着他。

  他挣脱不了束缚在他身上的枷锁。

  看来,只有自己能帮他,再一次打破!

  史悦而也发起了一项投票,她不想做皇后,从内心深处排斥当皇族。所以,她的投票内容是——

  我与江世伦,十四岁相识,漫漫人生路走到现在,你们知道我们经历了多少艰难,知道我们曾经在太空中相约今生,也知道我和他之间早已不能分离。有人说,最深的感情是相濡以沫,我却觉得,最美的感情,是相忘于江湖。如果不能相守,我愿意,成全他!

  我在络上发起投票,不是为了争取什么皇后,事实上,我不愿意在皇后,你们知道我,有多爱自由。我喜欢翔,一旦进入那个皇城,今生今世我怕是再也摸不到机的边了。所以,我再次恳求各位,用你们的内心,来回答我的问题。

  你们是否愿意,我,李容,以国公的身份与你们的皇,相守一生一世?

  如果到时间征求的意见,愿意的人占少数,就此作罢。

  如果愿意的人占大多数,我,会在皇帝继位的当天,公开求婚。

  皇,最后怎么选择?我不知道。

  我将这个权利,交给我的爱人。

  是的,他不知道我正在进行的阴谋。他现在黑暗里,用蜡烛点亮的光芒,看着夜空,或者怀念我们在一起的美丽时光,或者抱怨我的狭窄心胸。

  他没有手机,没有络,身边人也一样。他不知道我的求婚。

  如果,我求婚之后,他犹豫了,我会后退,从此恪守君臣名分。

  如果,他答应了……我还是国公,他也还是皇,没有任何改变。我的半生,唯一竭尽全力、为之奋斗的,就是让我们之间的爱,让我们变得更好、更完美。

  然后,用最完美的自己,建立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。

  络投票发起不到两个小时,服务器差点瘫痪。

  能感染人的,最直接的就是真情。公众想到史悦而,想到徐如寄,想到龙晓莲,想到江世伦那些表白真心的话,不由得想,为了皇族的颜面而不准一对有情人在一起,是不是过分了?

  帝国历584年,新任晋国公李容在懿德皇登基当天,公开求婚。

  无数镜头记录懿德皇感动得流泪的画面,作为珍贵资料保留。

  而李容的一首小诗,也成为传诵的经典,成为后代帝国公民津津乐道的。

  “我如果爱你,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;

 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,衬托你的威仪。

  甚至日光。甚至春雨。

  不,这些都还不够!

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

  根,紧握在地叶,相触在云里。

  我们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;

  我们共享雾霭、流岚、虹霓。

 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,爱——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,

 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足的土地。”

  这首宣告自己的爱情和炽热情怀的小诗,让后代人羡慕不已,称为“最完美的情侣”。而史悦而一生浪漫多情,跟懿德皇相伴五十年,风风雨雨,白首到老,曾经不止一次说过,自己的人生美丽灿烂,都是因为爱。

  爱,让她发现了自己,爱是她一生的主题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  

上一章 章节列表

热门

  • 蚀骨危情

    最新章节:第三百三十一章 番外完结
    夏薇茗死了,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。
    三年牢狱,简童被沈修瑾一句“好好关照她”折磨的大变样,甚至狱中“被同意捐肾”。
    入狱前,简童说:我没杀她。沈修瑾不为所动。
    出狱后,简童说:我杀了夏薇茗,我有罪。
    沈修瑾铁青着脸:你给我闭嘴!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句话!
    简童笑了:真的,我杀了夏薇茗,我坐了三年牢。

    淇老游03-28 已完结

  • 他说爱情已迟暮

    最新章节:第1198章 薄擎番外:离婚
    小时候,大师对陆淮左批注,命中缺糖。他不屑嗤笑,糖,谁稀罕呢!直到那日,小雨霏霏,他捧回她的骨灰,他才明白,他命中缺的是她……
    唐苏一直以为,爱情就是,你爱我,我爱你,两情相悦,满心欢喜。直到她被陆淮左亲手送进监狱,垂死之际看他和别的女人恩爱缱绻,她才明白,所谓爱情,不过就是镜花水月,空一场……
    涅槃重生,前有亿万总裁保驾护航,后有超级影帝紧追不放,还有贴心暖男含情脉脉唱情歌。
    傲娇前夫扛着五十米的大刀砍来。

    素年03-28 已完结

  • 挑战冷面boss

    最新章节:幸福需要分享(全本完)
    她只不过是找了一份兼职工作,却遇到了那个冷面大boss。
    从此,一脚踏入地狱之门。
    【小剧场1】
    他目光灼灼,口气强硬,“当我的女人。”
    她被雷得外焦里嫩:“你以为你是李敏镐吗?你以为你是金秀贤吗?你以为你是人民币吗?”
    他咬牙:“李敏镐和金秀贤是什么人?”
    MY GOD,他是从外星球来的吗?
    【小剧场2】
    她意外坠海,醒来之后嘴里喊着前男友的名字。
    他怒,“你的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,所以,你就是我的!”
    “你这个疯子!”
    他冷哼一声,“没错,我是疯子!今天晚上,你陪着我一起疯!”
    【小剧场3】
    教堂,他的手枪对准了准新郎,冲她森冷一笑。
    “如果不想他死,就跟我回去!”
    她吐得昏天黑地,他紧紧掐住了她的脖颈。
    “说,孩子是谁的?”
    【小剧场4】
    “别过来,不然,我杀了你!”
    “你的手在发抖!”他勾唇,“是不敢?还是舍不得?”
    他一步步走上前去,眸中全是寒光,“你的面前只有两条路,杀了我,或者跟我回去!”
    “碰!”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胸口。

    忆流年03-28 已完结

  • 总裁的秘密爱人

    最新章节:第45章 冷天皓和沙贝儿的甜蜜生活45
    她是一名坚强的单身妈妈,为救家人性命,把自己交付到恶魔的手上!当他挚爱归来,他无情地将她驱逐出他的世界,没有一丝留恋!本以为今生再无交集,一场意外的车祸,揭开了四年前所有的秘密,而孩子的抚养权再次将她逼到绝路!

    流云诺03-28 已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