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一章 番外完结

  

  我叫沈鹿,听起来是不是特像“神鹿”?

  名字是祖父取的,祖父这个人呢,以我小孩子多年的经验来看,他就不是什么好人。

  其他且不说,就说我这个名字吧,他自己的名字倒是很好听,非得把我的名字取得这么怪异。

  可我每一次找祖父强烈抗议,祖父总是说,要怪就怪你爸不是个姑娘,不然这名字落不到你头上。

  明明这么难听的名字是他老人家取的,最后却把责任都推给我爸。

  啊,说到现在,我忘记介绍了。

  我祖父,沈修瑾。

  听说他年轻的时候特别有魅力。

  我祖母,简童。

  我有时候很纳闷,怎么这两个八竿子看起来一点都不相配的人,就走到一块儿了。

  我祖父和祖母,在我爸还没出世前,就离了婚。

  离了婚后,我祖父未再娶,我祖母,未再嫁。

  看着应该是一别两宽各自安好才对,祖父却极为不要脸,处处往祖母那儿蹭。

  打我有记忆以来,祖父就上杆子处处讨好祖母。

  我煜行爷爷说,你祖父这辈子就没给谁低过头,做派特强硬,别人都怕他。

  可我怎么看,都觉得我煜行爷爷说的不靠谱。

  我祖父要真这么牛,怎么我祖母一个瞪眼,他就乖得和家里大金毛一样?

  再说了,你见过哪个特牛叉的男人,有一手堪比五星级大厨的厨艺?

  自打小起,祖父的厨艺,绝顶的是家里最好的,比家里聘用的酒店大厨还要好。

  祖父晨起就去遛狗,回来时候,手里就多了一堆食材。

  等到祖父在厨房里忙活一早上,祖母起床的时候,必定家里的饭桌上,已经摆好热气腾腾的饭菜,不一定很丰盛,但却很温馨。

  祖母十指不沾阳春水,便是碰水最多的时候,也只是在花园里浇浇花,祖父说,祖母这样就很好。

  我偷偷问祖父,你每天起早做饭,一日三餐,还要上班,天天如此,就是正经上班的,也还有个法定假日,您老一天不落下,就不累吗?

  祖父看着花园里,正在吃着他亲手做的下午茶的祖母,笑的跟个傻叉一样,他老人家说:

  “你祖母喜欢,我做什么都开心。我啊,乐意宠着她,最好把她宠得,其他男人她都看不上眼,这样你祖母这辈子也就没时间想着离开我了。”

  除此之外,还有其他小事。

  我只知道,祖父宠祖母,可以用“疯狂”来形容。

  我总觉得,祖母矫情,这么好的祖父,都不和人家复婚,我把这话和祖父说,祖父从来没对我红过脸,那一次,狠狠给了我屁股一巴掌,祖父说,小兔崽子,以后再这么想你祖母,我打不死你。

  你祖母就是天底下第一好的好祖母。

  记住了,以后要孝顺祖母。

  不孝顺我没事儿,你敢不孝顺你祖母,我就下厨给你做毛栗子烧肉。

  我那时候很委屈,明明我是为祖父鸣不平。

  后来,我才知,祖父和祖母之间,竟有着那样的过往。

  有一天深夜,我饿了,下床找吃的去,路过祖母房间,门虚掩着,我好奇地往里头偷看,结果看到的那一幕,差点儿没惊到我。

  祖父他捧着祖母的脚,搁在胸口。

  我那时候已经觉得不可思议,跑到了我爸卧室里,开口就问:“祖父是不是个变态啊?我看着他捧着祖母脚呢,祖父有恋脚癖啊?”

  “你祖父那是在给你祖母捂脚,你祖母身体不好,常年手脚冰凉,你祖父心疼祖母。看到就当没看到,千万不要给你祖父说这件事。”

  “为什么啊?”

  “因为你祖父会罚你写大字。”

  “爸,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  “这是个很忧伤的故事。乖,小鹿,我和你妈还有正事要办。”

  祖父未再娶,祖母未再嫁。我儿时时候的记忆力,便是这一对不是夫妻的祖父和祖母的日常。

  祖母是个少言寡语的人,但每每说一句话,家里的人,都不敢反驳。

  不是因为怕祖母,而是祖父偏心着祖母,这是家里人共知的事情。

  小孩儿对时间,向来没有多大感触,而当我有感触的时候,是祖母过世的那一天。

  我八岁的时候,那一年,祖母过世了。

  那是初春的一天,祖母如同往常一样,坐在花园里那棵大树下,吃着祖父亲手做的下午茶,祖母常年最喜欢的就是那把摇椅,放在大树下,累了的时候,就躺下小睡个午觉。

  祖父会去给祖母盖个薄毯,掐算着时间,去叫醒祖母。

  但这一天,祖父再也没有能够叫醒祖母。

  祖母便在风吹着摇椅一摇一摇之下,在万物复苏的绿意里,躺在摇椅上,安详的离去。

  祖母没有什么突发性的疾病,她便在这个春日的午后,安详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离开了祖父。

  我永远也忘不了,从来刚强的祖父,老眼泪湿,呜咽的哭了,长久地蹲在祖母的摇椅旁,我永远忘不了祖父已经不再年轻的手,紧紧地握住祖母已经渐渐凉却僵硬的手掌,那时候,祖父哭得像个孩子。

  爸妈站在不远处,却没有跨进这个小花园,当时我不懂,爸妈难道不难受吗?

  后来我才知道,爸妈是给祖父和祖母留下最后独处的空间。

  

上一章 章节列表

热门

  • 蚀骨危情

    最新章节:第三百三十一章 番外完结
    夏薇茗死了,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。
    三年牢狱,简童被沈修瑾一句“好好关照她”折磨的大变样,甚至狱中“被同意捐肾”。
    入狱前,简童说:我没杀她。沈修瑾不为所动。
    出狱后,简童说:我杀了夏薇茗,我有罪。
    沈修瑾铁青着脸:你给我闭嘴!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句话!
    简童笑了:真的,我杀了夏薇茗,我坐了三年牢。

    淇老游03-28 已完结

  • 他说爱情已迟暮

    最新章节:第1198章 薄擎番外:离婚
    小时候,大师对陆淮左批注,命中缺糖。他不屑嗤笑,糖,谁稀罕呢!直到那日,小雨霏霏,他捧回她的骨灰,他才明白,他命中缺的是她……
    唐苏一直以为,爱情就是,你爱我,我爱你,两情相悦,满心欢喜。直到她被陆淮左亲手送进监狱,垂死之际看他和别的女人恩爱缱绻,她才明白,所谓爱情,不过就是镜花水月,空一场……
    涅槃重生,前有亿万总裁保驾护航,后有超级影帝紧追不放,还有贴心暖男含情脉脉唱情歌。
    傲娇前夫扛着五十米的大刀砍来。

    素年03-28 已完结

  • 挑战冷面boss

    最新章节:幸福需要分享(全本完)
    她只不过是找了一份兼职工作,却遇到了那个冷面大boss。
    从此,一脚踏入地狱之门。
    【小剧场1】
    他目光灼灼,口气强硬,“当我的女人。”
    她被雷得外焦里嫩:“你以为你是李敏镐吗?你以为你是金秀贤吗?你以为你是人民币吗?”
    他咬牙:“李敏镐和金秀贤是什么人?”
    MY GOD,他是从外星球来的吗?
    【小剧场2】
    她意外坠海,醒来之后嘴里喊着前男友的名字。
    他怒,“你的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,所以,你就是我的!”
    “你这个疯子!”
    他冷哼一声,“没错,我是疯子!今天晚上,你陪着我一起疯!”
    【小剧场3】
    教堂,他的手枪对准了准新郎,冲她森冷一笑。
    “如果不想他死,就跟我回去!”
    她吐得昏天黑地,他紧紧掐住了她的脖颈。
    “说,孩子是谁的?”
    【小剧场4】
    “别过来,不然,我杀了你!”
    “你的手在发抖!”他勾唇,“是不敢?还是舍不得?”
    他一步步走上前去,眸中全是寒光,“你的面前只有两条路,杀了我,或者跟我回去!”
    “碰!”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胸口。

    忆流年03-28 已完结

  • 总裁的秘密爱人

    最新章节:第45章 冷天皓和沙贝儿的甜蜜生活45
    她是一名坚强的单身妈妈,为救家人性命,把自己交付到恶魔的手上!当他挚爱归来,他无情地将她驱逐出他的世界,没有一丝留恋!本以为今生再无交集,一场意外的车祸,揭开了四年前所有的秘密,而孩子的抚养权再次将她逼到绝路!

    流云诺03-28 已完结